香蕉视频app

?

生命不愿和我對話我才少了那種恐懼感

類別:經典短句 | 發布時間:2020-06-28 | 人氣值:599
  實在是太累了,終于在中午陽光明媚的時刻我躺在了自己書房的床上,原想就是合會兒眼,可是沒有想到睡下去就沒有醒來,直到晚飯的時候才被妻子從美夢中叫了醒來。本來已經是春暖花開的日子,外邊許多追求時髦的年輕人都已經是露胳膊露腿了,可是我睡下的時候沒想到蓋上被子,醒來時就覺得有點不大對勁;平日里盡管身體不舒服的地方很多,可是大腦卻很少有過混沌的時候。但這會兒卻覺得大腦里象是被裝上了不該是大腦里的東西,沉沉的,有一種甩也甩不掉的感覺。
  我使勁晃動著腦袋,可是就是不見好轉;妻子站在一旁說:“一定是感冒了,你睡覺怎么也不蓋著被子;你這里邊多么陰冷,你還以為你是十七八歲的小伙子呀。”妻子說著就把手放在了我的額頭上:“看看,發燒了不是。我早就說過,你這糖尿病就不應該感冒,會引起血糖升高的;現在好了,看怎么來治療。”
  “沒事的,我又不是泥捏的。”我自己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到沒覺得和平日有什么不同:“好了,我們去吃飯吧。”盡管我嘴上是這么說的,可當我站起身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確是有些站立不穩了。不過我不想讓妻子再說我,于是還是強撐著去吃飯。吃飯是沒有吃出什么滋味來;吃完飯我就又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開始覺得自己的身體里有一股火氣往外沖;坐起來看見妻子正在給針管里吸著藥水:“你這是……”
  “退燒針,再不打針,今晚上你又要害人了。”妻子說:“我說過,你現在的身體可比不得過去,就是不注意。剛才給你量過體溫,三十七度五。”
  “才三十七度五,那我怎么就覺得迷迷的呀。”我說:“過去我燒到四十度都沒有今天這么難受,怎么……”
  “這是因為你從來不知道善待生命的原因。總說自己身體沒問題,總說自己過去怎么樣,現在不是過去,生命也有生命的忍耐度,你總是這樣,如果再不注意,有一天生命會拒絕和你對話的。”妻子知道我整日喜歡思考生命,知道我對生命有著自己的感覺,所以她就徑直說向我的心靈深處。
  “我……照你說我虧待了生命?”我說:“走過人生這四十多年,我覺得自己還從來沒有對生命有過什么不恭;難道說我不愛惜生命?”說起生命,說實在的,我現在已經不愿意和自己聯系起來說了;走人生的路,盡管有自豪的時候,但是當把生命的內涵真正展現在純正的時空之中的時候,我也有傷感的那一刻。
  “三十五歲前,你說生命的意義就在于理想;那時侯,你為了自己的所謂理想,什么也不顧及,多少回病了不是因為累的嗎?你為什么就不愿意承認現實呢。當時我就對你說過,生命可以釋放能量,可那需要一個過程,可是你就是不聽,說什么生命的意義就是體現社會的價值;現在倒好,體現出什么來了呢?”妻子一直對我面對生命的舉動不理解,不認可;因為妻子是一名醫務工作者,她對生命的理解總是從肌體健康的角度去詮釋;可是我卻一直認為,生命其實也是一個符號,也是一種意念;如果我們不能讓生命散發出思維和行動的光輝,那么留著生命還能有什么意思呢。不過妻子卻從來不這樣認為:“四十歲后,你說是到了該收獲的季節,可是你都收獲了些什么呢?”
  “人生就是這樣,走過了也許失望,可那是希望之后的失望;如果沒走過,那就是后悔,可是這種后悔是生命永遠無法承受的。”我本不想給妻子講這些,因為妻子從我的身上看到了隱隱的生命悲劇,盡管她從來沒有說明過,但是從她平日里那凄零的眼神中我已經感覺出來了:“你不能用我的經歷去評說生命;也許個體的生命有著一定的悲劇色彩,可是那也只能是相對于社會而言的;就生命自身來說,它沒有悲劇。”
  “好了,打針吧。”我感覺出來妻子的眼中有淚,因為她此時的聲音已經讓我感到了這一點:“疼嗎?”
  “不疼。”妻子打針的技術一向很好,我別看是個大男人,而且好多年以前我也在從事這種工作,但是就是怕打針;說來人也就是這么的奇怪;大風大浪我都從來沒有顧及過什么;可就是看到那明晃晃的不銹鋼針頭,心里就犯嘀咕;還就是妻子給我打針,我才少了那種恐懼感。
你可能感興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