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

?

逃離愛情來祭奠這段情殤

類別:愛情短句 | 發布時間:2020-06-27 | 人氣值:599
  安安在決定離開那個城市之前,用了七個夜晚來紀念她和陳越之間七年的情感,用七個夜晚咀嚼他們七年之間的點點滴滴。
  她是屬于夜晚的精靈,習慣在午夜時鐘敲響的時候,除去面具,洗盡鉛華,變成一塵不染的蓮花,靜靜地綻放在微涼的夜風中。所以,只有在夜晚,來祭奠這段情殤。
  初遇陳越的時候,安安的父親去世后第三年,他像一道明媚的陽光劃破她心中陰霾的天空,如同,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安安喜歡看他的黑白分明的眼睛和挺拔的鼻子,因為這兩個部位比較像父親。三個月后走到一起,陳越才知道這些,他鄭重其事的問安安是不是有戀父情結,安安說他胡扯。于是他一臉深沉的告訴安安心理學上講女孩子在選擇男朋友的時候會不由自主的選擇跟父親類型相近的男人,她就是個典型。接著嚴正抗議安安過于偏愛他的眼睛和鼻子,而無視其他五官兄弟,警告說這將會導致內部不和,甚至因此引發戰爭。安安掩口而笑,然后細細的打量他一番,這才發現,原來陳越劍眉斜飛,一張臉棱角分明,整個人玉樹臨風,的確是個一個美男子。于是心中竊笑,但是,口頭上仍然不遺余力地貶低陳越的形象和人格魅力。如是反復,陳越悟到一個真理,男人根本不該跟女人爭辯,因為,輸的人總是他們。且不說一般的男人沒有女子口舌鋒利,即便是贏了也是輸,贏了和女人的口舌之爭有什么光彩?
  因為屢屢受打擊,陳越再不提外表如何,免得被扣上繡花枕頭的美譽。結果正如安安所愿,他從此折節讀書,奮發圖強。白駒過隙,悠悠四年,眨眼而過,此時陳越儼然一個飽學有識,深沉有志的優秀男子。四年時間,安安同樣也蛻變成蝶,陳越眼中美麗的蝴蝶。可是他一直沒有看到,其實,安安始終是作繭自縛的蠶,在他喜歡的笑容背后總是有一層淡到無形的憂傷。不是他遲鈍,是她隱藏太深,所以他們之間始終隔著一層紗。
  安安每每回首看過往的時光,總是不由自主的感嘆時間過得太快,如同長發滑過指間的剎那,倏然而已。這些時光如同零落的花瓣飄在她的夢里,暗香浮動。
  
  他們在同一個城市的兩端,每周見一次。安安喜歡這樣的狀態,若即若離,可以擁抱,卻不會擁擠。她喜歡細水長流而非轟轟烈烈,因為太過濃烈的感情會灼傷她纖細敏感的神經。陳越時常抱怨,他們是現代版的牽牛織女。安安總是笑著接上一句,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安安堅決反對他叫她老婆,寶貝之類昵稱,陳越無奈的搖頭,半含諷刺的笑她清心寡欲,不食人間煙火。安安反唇相譏,感嘆這個年代沒有王子,只有白馬。陳越無語,沉默半晌,直直的看著她說,我只是個正常的男人。安安臉紅了,轉過頭,繼續裝傻充愣。
  陳越的母親來了,她很喜歡安安,一直旁敲側擊的催他們結婚。陳越看著她笑,安安低著頭,不言語。送她回家,路燈拉長了身影,晚風拂面,安安長發飛揚,陳越停下腳步,攬住她的肩,望著她的眼睛,誠摯地說,安安,我們結婚好嗎?
  安安抬起頭,神情有些恍惚,結婚在她心里一直是很遙遠的事。她看著陳越,遲疑了片刻,說,我還沒有想過,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好嗎?
  陳越微笑點頭,輕輕抱住安安。他想,只是自己提的太突然而已。他想不出安安拒絕的理由,因為他們是真的相愛。
  安安擁著被子,靠著墻,想著她和陳越的事。一輩子,聽起來是有點漫長。也許有些愛能夠天長地久,但是結了婚就會變的,變成親情,或者無情。她害怕結婚,因為婚姻意味著實實在在的生活,意味著瑣碎,這是她最不能容忍的。她害怕,這種日子磨滅了愛情,變成不休的爭吵,甚至反目,就像父母那樣。黑暗中,茫然睜大了雙眼。跟自己說,陳越他是愛我的,我應該相信他。可是誰能預料將來的事,她不想有一天婚姻代替了愛情……
  她從來不對人提起家里的事,包括陳越。也不愿去想,然而現在,不能不想……
你可能感興趣的
?